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世足熱(WM-Fieber)正蔓延全德國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於2002年六月在日本以及南韓開踢,一如往常的,此次德國隊也在驚濤駭浪當中進入了32強會內賽,開賽至今,相信台灣的球迷應該對於目前的進球王Klose以及守門員Kahn並不陌生才對,透過相關的報導以及一步步過關斬將所帶來逐漸提高的球隊曝光率,全世界都對德國投以相當的焦點,一改原先不被看好的印象。當然,這裡早就High得不得了了,每到比賽的日子,一些架有超大螢幕的廣場便聚集了許多觀看的人潮,比方,柏林的亞歷山大廣場,以及特里爾的Viehmarkt,在比賽期間,德國也開始流行起一種流行病-「世足熱」(WM-Fieber),明天(2002621)是德國在四分之一(Viertelfinale)決賽迎戰美國隊的日子,試圖爭取進入半準決賽(Halbfinale);會退燒或是繼續發燒,明天可是一個「關鍵日」。這裡的「世足熱」症狀如何哩,一起來看看吧。

 l         無心上課、工作

據報載,有許多工廠以及公司,在德國隊出賽的日子,員工便無心工作,為防止員工分心,一些公司,像是,福斯汽車便禁止員工在上班時聽收音機或偷看小型電視,今天晚上Sat 1的新聞有看到,明天的德美大戰,有公司已經準備提前讓員工下班回家看比賽,嗯實在是蠻人性化的做法。此外,學生在比賽日也無心上課,學生餐廳也擺有電視讓同學關心戰況;老師也是,據說還有老師為了看球而提前下課。上次聽室友馬丁說,上回德國對巴拉圭時,他正巧跟教授的助理有約,當他一進辦公室時,眼尖的他立刻瞧見助理桌上的電腦螢幕裡有一個框框顯示著最新的比數以及戰況。

 l         電視都是WM特別節目

每天電視上有相當多的時數播出世足賽的特別報導,另外,也有搭此熱潮的順風車順勢所推出的節目,比方,Pro 7頻道就請這裡頗受歡迎的主持人-Stefan主持了一個到日本出外景的帶狀節目「WM Total」。這段期間,成天都可以看到有人在電視上談足球,讓你看到煩、看到吐、看到不行

 l         祈福彌撒

上次在RTL頻道的午間新聞看到一則有趣的報導,一位天主教的神父,腳穿球鞋,手持足球,在教堂所搭的足球佈景前面舉辦彌撒,為德國隊祈福,神父念念有詞,希望德國隊贏球,鏡頭掃過去,只看到底下寥寥幾個信徒「歹勢」地微微笑著。和咱們球隊出征前全隊會帶到行天宮拜拜一樣,比賽也看運氣,呵呵..洋人也有人信這一套ㄚ!!

 l         政客也感染世足熱

九月底德國將舉行國會大選,目前民調處於落後的「紅綠」政府,因為醜聞(科隆SPD黨部政治獻金案、Pisa學力測驗名次不理想以及最近的Nitrofen除草劑污染有機飼養雞隻飼料事件)而飽受在野黨的猛烈抨擊之後,也亟思解套之道。恰巧世足賽開打,德國隊戰績又不錯,剛好可以藉此來個「移轉視聽」,現在可以看到總理施若德帶著全部黨員一起在會場看足球並且在進球時手舞足蹈的畫面,所以,不只是在台灣,德國的政治人物也流行「移轉視聽」這一招。之前在「明鏡(Spiegel)周刊」看到一篇文章(http://www.spiegel.de/sport/fussball/0,1518,197673,00.html)標題下得很有意思「聯邦總理施若德期待只有足球教頭Rudi Voeller能夠保障總理的工作。」這篇文章整理了一些事件,指出足球與政治之間的關係,應該算是「足球政治學」吧!有點驚訝這邊也有這種穿鑿附會的說法。首先呢,在1954年,戰後德國首度重返世界盃,前幾天才剛過世、當時德國隊的隊長Fritz Walter帶領德國贏得第一座金杯,過去戰敗的屈辱以及幾年跟隨希特勒的恥辱之後,德國人終於一吐怨氣,重新在世界上站起來。再來,1974年,當時的教練Heinut Schoen,打著 “made in Germany”的旗號,以經濟奇蹟的品質標籤組成了德國隊,也因此奪得金杯,幾週之後,當時的總理Helmut Schmidt將寶座拱手讓給繼任的Willy Brandt1990年,是一個多變的一年,1974年冠軍球員的Franz Beckenbauer,此次擔任教練帶領德國贏得冠軍杯(陣中的球員之一就是當今的德國隊教練Rudi Voeller)Beckenbauer也因為曾以兩個角色為德國贏得冠軍杯,所以,他在德國有”Kaiser Franz”(凱薩FranzFranzBeckenbauer的名字!)之稱!當年十月,兩德統一。

所以,德國在世界盃打得越好,越可能有大事件要發生,是不是政黨輪替,不得而知,現在,施若德心理想得是不是和大多數德國人一樣,也來個「民之所欲,常在我心」,看到上面的分析,恐怕你我都會質疑,文章當中有點陰謀論地揣測,或許,這次派年輕球員上場,是希望他們累積實戰經驗,待2006年世界盃在德國舉辦時這群年輕的球員正好有能力可以把冠軍杯留下來,所以施若德可能心理在想,「再讓我作四年吧!」

 “siegen oder fliegen”(勝利或是飛回家)明晚就揭曉至於Rudi Voeller是否真的可以救施若德可能要到九月才知道。

 不過,可以預見的,「世足熱」這個流行病,每隔四年就會週期性地在德國大肆流行一次。

 


20.06.2002 von 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