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德國史上首次總理候選人電視辯論會

TV-Duell: Schroeder gegen Stoiber

 


Bundestag

Kanzleramt

德國聯邦眾議會(Bundestag/Reichstag)

誰將是這裡的新主人?-總理府(Kanzleramt)


2002825日,這一天是德國史以及德國電視史上一個重要的日子,內閣制家-德國,舉辦了首次總理候選人電視辯論會,為什麼說「重要」呢?在實行內閣制的國家,不似總統制國家,由總統候選人作為競選主軸,他的政見以及個人形象操控了整個選舉的節奏,關於這一點,我們應該是不陌生的,相反地,內閣制國家,總理的個人色就淡化許多,代之而起的是政黨的路線以及所提出的選舉綱領(Wahlkampfprogram),客觀環境上是較不利於電視辯論會的「對決(Duell)氣氛」的凝聚,或許有人不贊同小弟的說法,「總理候選人也可以為他所代表的政黨政見闡述與辯護ㄚ!」OK!若這樣可以成立的話,那麼,提出另外一個問題,按照目前德國的政情,到本屆的德國眾議會(Bundestag),仍然承襲多黨林立的傳統,席次主要是分屬於五個不過半數的政黨:SPDDie Union(CDU/CSU)FDPGruen以及PDS,那麼,要邀請誰比較有代表性呢?是要五個全來?還是只邀施若德與史托宜伯就好哩?為此,之前,將在勝選之後與在野聯盟(Die Union)合組聯合政府的FDP黨主席-Guido Westwelle還因此向科隆與邁茵茲的高等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訴訟(因為他想參加ARDZDF所舉辦的第二場電視辯論會被拒,這兩家電視台是公營電視台,這樣的做法他相當有意見,或許這是行政處分吧?!所以對此提出行政訴訟)不過,科隆高等行政法院卻駁回了他的主張,認為,「所有政黨平等對待規定的前提是,各政黨在自行負責之下使用電視公司的工具,在規劃當中的電視辯論會的情形,電視台必須自行為內容負責,而不是政黨」;由以上所述可知,在政體與候選人代表性的特性使然之下,在這裡,要辦一場像樣且兼具代表性的電視辯論會,可以想像是有多難了吧!!

 

說到在德國舉辦選舉電視辯論會的提議,這並不是頭一遭,1998年那年的大選,當時的挑戰者、現任總理施若德也曾對當時的總理柯爾下過戰帖,只不過,因為柯爾並未首肯應戰,所以就僅止於討論的階段而已。這次,應該是,一方面,執政的社會民主黨(SPD)民調一直落後挑戰的在野聯盟57個百分點,另外一方面,又鑒於現任總理施若德在總理適任性的民調支持度上遠勝於史托宜伯,在其頗佳的「賣相」之下,想必是想要讓施若德以其個人魅力作個孤注一擲,像喬單一樣發揮「一人球隊」的奇蹟來個力挽狂瀾,彌補人民對於SPD政府執政的不滿意,關於這點,可以從這次SPD的平面以及媒體競選廣告主軸主打「施若德想建立社會正義與現代的社會」看出端倪,相對地,在野聯盟的做法就比較中規中舉,不過,他們依然是接下戰帖,或許他們也在盤算說:「若是讓讓施若德破功的話,那SPD就玩完了!」,想藉此淡化施若德牌的威力,呵政治的權謀可見一般!

 

本次國會選舉,將舉辦兩場總理候選人電視辯論會,第一場是由民營電視台RTLSat 1轉播,第二場則是由公營的ARDZDF負責。

 

規則方面,在第一場,是由兩家電視台的兩位記者分別對二位總理候選人提出問題,每人對每個問題有90秒的回答時間,以及對於同一問題後續問題最多兩次60秒的回答時間。

 

關於這次辯論的焦點,一如先前報紙的預測,不外乎以下議題:經濟景氣、賦稅改革、失業問題、最近的德東百年大水以及美國攻打伊拉克的德國角色,另外,前陣子引起朝野在聯邦參議會(Bundesrat)對決,並且讓總統勞(Rau)簽也不是不簽也不是好煩一陣子的「移民法」(Zuwanderungsgesetz)也是本次對決的焦點。當然,這兩位主角都不是省油的燈,專挑自己有力()的戰略位置,比方,史托宜伯就主打經濟、賦稅改革與失業問題,猛攻施若德罩門的意圖相當明顯,好玩的是,連德東大水救災的問題上他都可以想辦法ㄠ回來失業問題,真是服了他了!在施若德方面,他則先是不急不徐地反駁史托宜伯的挑戰,做好防守,輪到大水救災、加稅、外交與移民問題時,施若德則是大談政府的施政方針,對於美國攻打伊拉克則是重申「走德國自己的路」的主張,也藉此儘量去突顯外界對史托宜伯治國能力不足、缺乏國際觀以及保守的質疑。

 

看完辯論之後,和室友馬丁聊了一下,分享彼此對於這場辯論的觀戰心得,他是認為,史托宜伯的回答有許多矛盾的地方,也來自巴伐利亞的他,對於他們的邦長也是毫不留情的,他說,一方面他反對移民法,在巴伐利亞要求外國移民都必須學德文,這才叫所謂的「融入」(Intergration),另外一方面卻在美國攻打伊拉克問題上主張德國應該走「歐洲的路」,到底他是比較傾向德國利益還是歐洲整體利益,讓人費解。小弟的觀戰心得則是,史托宜伯有點緊張,說得有點快跟急,雖然之前他已經儘量避免突顯他「頓一下、頓一下」的說話風格,可是,緊張時,巴伐利亞口音與說話習慣還是不自覺地表現出來,還有一個想法,或許因為還有一場辯論的關係,是不是在策略上兩位主角都未全力迎戰而預留一手?感覺上,對於議題的看法兩位皆毫無新意,當然,是否是想要在下次給對方來個「永不翻身的致命一擊」,下一場就知道!

 

最後,大家一定想知道,此次辯論之後對於民調的數字有無明顯的影響,主要的四個機構,除了一家的結果維持不變之外,其他三個的結果都顯示了差距拉近的效果,不管如何,果真有效與否,922日就可以揭曉了!!


26.08.2002  von 所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