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你交錢了嗎?- 德國的廣播規費


“Schon GEZahlt?”(已經交錢了嗎?)帶有這句宣傳口號的廣告三不五時就會出現在報紙的版面以及電視、電影的畫面上。住在德國的人應該都有碰過這樣的經驗:被不明人士敲門,然後被問說,「可以看一下,家裡面有沒有電視或是收音機?」(不是查水錶或是電錶,是查電視喔!)或者,才剛剛搬好家沒多久,最多一陣子之後,就會收到一封信,當中會提醒你,「在德國,看電視以及聽廣播是要交錢的!」,同時附上一張登記的表格以及回函的信封... 

看完開場的敘述,你可能會霧沙沙地問說,「什麼是什麼ㄚ?」,這次,想來跟大家談談德國的廣播規費(Rundfunkgebuehr)。在德國,依據法律規定,購買電視以及收音機,之後必須誠實申報,然後按月繳交16.15歐圓(電視)或是5.32歐圓(收音機),兩種都有的人,則只要付16.15歐圓(以上的費率是2003年的情況!),徵收方式如下:(1) 家庭、單身者以及類似婚姻的同居關係,是「按戶」繳納,不管你家有幾台機器;(2) 若是跟別人分租房子,則是以每個人的私人空間是否有機器作判斷,然後按照(1)的收費方式繳錢;(3) 車上有收音機的人也要繳錢;(4) 有兩幢房子以上或是有渡假公寓的人,必須分別申報以及繳錢;(5) 有收入且不符以下例外情況的人,比方,有收入的子女跟父母同住,在自己的房間有收音機或是電視機,還是要自己付錢。不過,有一些人可以不用交錢看電視聽廣播,像是,失業、退休的人、沒有高於社會救濟法水準收入的學生。至於廣播規費的徵收機關,是由位於科隆的「聯邦德國公法廣播機構規費徵收中心」(Gebuehreinzugszentrale der oeffentlich – rechtlichen Rundfunkanstalten in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來負責執行,堪稱主要的「吸金中心」。收來的錢主要是用來補貼德國的公營電視台以及電台,比方,第一台(ARD)或是第二台(ZDF),其負有製作一些高品質或是小眾節目的公共任務,有穩定的公家經費補助,才能保障節目方向免於因為商業廣告的影響(方向上有點類似咱們的公共電視台,不過,經費來源就跟咱們不太一樣了!)。可是,說是這樣說,要人乖乖地把錢從口袋裡掏出來,和繳稅一樣,很少有人會心甘情願並且「ㄚ沙力」地去配合,一定得要三催四請才行,所以,強制手段軟硬兼施也是廣播電視規費有考慮到的,「稽查手段」是促使廣播電視費確實繳交的強制措施。就這樣,GEZ派出許多人去抓「看黑電視的人」(Schwarzseher),由於之前碰過幾個都是看起來老老的先生,所以,在朋友之間,我們習慣笑稱查電視的人為「查電視的老公公」。目前,大約有1800位查電視的人在負責稽查的工作(Die Welt v 20.02.2003)Die Welt的報導(2003220)2002年全德有五十萬人登記繳納廣播規費,總計有近九千萬歐圓的收入,不過,GEZ並不滿意這樣的「業績」。報導當中也指出,全德目前有5%10%的人還在「看黑電視」,文中也提到了交錢意願的「南北差異以及城鄉差距」:在南德的人比較會乖乖地申報跟繳錢,住在鄉下的人較都市的人會老實地去交錢;在柏林,根據所登記的機器和預算相較之後,看黑電視的估計有五分之一。寫到這裡,也要跟大家談一下,看黑電視被抓到的「下場」,喔!換個講法好了「法律效果」。曾經就有朋友因為不明究理地開了門,正巧房間音樂開得正大聲,當場就被「抓包」,就這樣被開單告發,不但應該從今起乖乖繳錢,之前沒交的,還要被「追討」,這位朋友因為買的機器是二手貨,無法提出確切的購買日期證明,因此就被狠狠地把追繳時間「自到德國時」起算,當時,他已經來了六年了

 

經濟不景氣,電視台以及電台的廣告營收也大幅下滑,GEZ也開始想幫各公營電視台以及電台多弄點錢,所以,加強稽查是第一步,自從幾年前開始,「戶籍遷入登記」(Melderegister)的資料已經自動轉到GEZ或是可以讓其主動被查詢,(Die Welt v 20.02.2003),所以,GEZ知道你搬家並且會寫信問候你也就不足為奇啦!另外,在2005年時費率調高的討論也已經悄悄地展開了(Die Welt v. 20.02.2003)。還有,有鑒於電腦連線能力以及寬頻上網的普及,在多媒體網路的時代,不用電視機以及收音機,一樣可以透過電腦看電視聽廣播,這點看在GEZ眼裡想當然也是要動腦筋的地帶,大概三年多前,在Focus雜誌看過一則報導,GEZ計劃未來也將針對具有連線能力的電腦徵收廣播規費。由於此舉將觸及德國網際網路以及IT產業的發展,在擔心可能有不良影響之下,目前爭議性還是頗高。

 

寫了這麼多,可能你會問,「那,阿諾,你有繳嗎?」,「嘿嘿!你說呢?」


21.02.2003 v. Ar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