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開幕謝幕全程參予的無奈-

 悲情的德勒斯登科技大學法學院


昨天才寫完德國大學強制合併的文章,今天一早在Spiegel-Online看到德勒斯登大學合併案大致底定的消息。剎時間,心理就這麼想,若自己是在這個大學任教的「開院元老」,或許會有這樣的淒涼感覺,「十年前參與並且繼續待下來把法學院給弄起來,最後也必須在這裡上完最後一堂課之後把大門給關上。」德勒斯登科大法學院關閉事件,應該在德國戰後是頭一遭,Spiegel報導了法學院師生捍衛自己學院的過程,也因此更強化了德勒斯登科大法學院的悲情,即使是其他的人都已經認命放棄,這一群人還是堅持從書本上所學到的,使用法律救濟管道為自己的權利而奮鬥。不論最後結果如何,在這過程當中所表現的執著讓自己深深感動,於是有了個念頭想把他們的事情寫一寫。隨著德勒斯登科大校務會議以324通過了與萊比錫大學的合併案,也已經片面宣告了法學院必須關閉的命運。雖然這樁聯姻還缺萊比錫方面對三分之二多數的同意簽署,不過,按照薩赫森邦政府的看法,合併案算是已經大致成為定局。德勒斯登方面的決議結果其實來得不是很順利,在三月份的時候,九位法學院教授申請法院作出裁定,禁止德勒斯登科大校務會議作任何的決定,理由是校務會議的組成違法。校方立即火速修改他們的基本規則,並且在五月時選出一個新的校務會議。對此,法學教授則是轉而向德勒斯登行政法院提出行政訴訟試圖阻擋,結果成功。不過,大學方面不服,繼續向位於Bautzen的高等行政法院提起上訴,於六月份獲得勝訴判決。因此,一個為議決合併法案而組成的新校務會議終於可以開始運作,昨天的議決即為其「代表作」。若認為法學院到這個地步應該就會認栽,且慢!還有呢!星期一時,教授們祭出了絕招:向聯邦憲法法院提出異議。他們所持的理由是:「新的會議成員裡面,只有三個人是選自大學教授,因此,代表性還是不夠!」昨天,法院的答覆來了,法官駁回了教授們暫時性權利保護的申請,不過,法院對此並未表示到底是不允許或是無理由。觀察大學教授所爭執的點,可以發現都是涉及到像是「議決大學合併法案的校務會議組成不合法、不具代表性」等程序問題,Spiegel的報導對此分析指出,形式上的反對,在某種觀點之下只是一個藉口。事實上,教授們當然對準了自己身涉其中的大學合併計劃。他們無法只是滿意說,「讓法案停滯不前,或是要他們搬家到萊比錫去!」

 

合併的動作其實不是一兩天的事,薩赫森邦政府在2001年年初時即已經開始評估,總結報告建議,將邦內四個大學(Uni)、四所藝術高等學院(Kunsthochschule)以及四間專科高等學院(Fachhochschule)當中重疊的科系加以裁併。2002年三月份,邦政府認為合併法案簽署的時機已經成熟,便推出法案。不過,卻遭到大學校務會議打了回票。新任的邦總理Georg Milbradt上台之後,作風改為強硬,宣示大學合併法案2002年年底必須完成。當然,光說不鍊是沒有用的,這個年頭,理性勸說誰裡你啊!邦政府使了個手段逼大學就範;2002年年中,停止執行給大學的預算,影響所及,造成大學工程招標不得不因此停止,主導此一計劃的正是該邦凶悍的學術部長-Matthias Roessler,此時大學才意會到「代誌大條了!」(台語)

 

按照目前的情勢,合併是合定了,Spiegel文章最後指出,大學的下一步是什麼?爭取有利的自保條件。大學合併計劃的重點之一是,計劃把大學的工作位子到2008年之前減少715個,成為9044個。再來,到2010年之前繼續減少300個位子,自此完成大學工作人員編制的「精實調整」。另外2002年各校所拿到的錢,在2010年前的未來幾年都不會改變地一一照給。還有,會有一筆「改革預算」用以支應像是實際支出、圖書館以及語言教育等。在政府預算精簡時,大學應該被排除在外(明文規定排除「預算不執行」)。最後,邦政府保留在政府財政狀況改變時,可以將本法案廢除。大學希望邦政府遵守法案當中的承諾,並且不得恣意地擴大計劃,期待劃出一道合併計劃的底限,作為防止邦政府後續提出行為的緊箍咒。這也難怪各大學會怕,因為前面提到的法案最後關於邦政府的廢除法案保留,就看如何解讀,財政狀況變好,可能還是不會多給錢,可是,一旦變差,廢法案改訂更嚴苛的法案倒是有相當大的可能。報導舉了柏林市、巴登福騰堡邦以及北萊茵魏斯特法倫邦的例子顯示,「協議並不必然就可以防止繼續的裁減行動」。

 

相關連結

德勒斯登科大法學院

參考資料:http://www.spiegel.de/unispiegel/studium/0,1518,255606,00.html

 


04.07.2003 v. Ar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