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CityNghtLine搭乘體驗()-四人房以及DonauKurier

 


為了前往德國最東南端的三江匯流城市Passau(多瑙河、Inn以及Ils等河)拜訪Prof. Dr. Werner Beulke,由於當地緊鄰奧地利邊界的名城Linz,想說趁這次機會就一塊造訪,看看地圖,與去年九月份到德勒斯登的路程相比,從特里爾到Linz的距離是更遠的,所以,「搭夜車」又是一個值得認真考慮的交通方式,計劃先搭夜火車到屬於多瑙河較下游的Linz,回程才到Passau。查了一下夜車路線,City Night LineDonauKurier號恰巧是經過這裡,可以在學期票有效區域的最北端城市Koblenz搭車,這樣子的話,從特里爾到Koblenz搭車就可以充分發揮「SparNight」這樣票價的效益,怎麼說呢?因為只要付夜車的錢而毋須另外再買票搭火車到想要搭乘的夜車所經過的最近車站搭車(上次到德勒斯登,為了在最近的曼海姆搭上夜車,就必須再打一段從Koblenz到曼海姆的火車票);所謂的SparNight,是一種優惠的購票折扣,包含車票以及劃位,在出發前四週起可以使用這個制度預先訂票,一般來說,用SparNight買票,愈高級的艙等可以享受的折扣就愈多,以最頂級的Deluxe Single(附有衛浴的單人房)為例,用SparNight可以省下130歐圓;不過,要注意的是,保留給SparNight的位子有限,所以及早訂位是比較保險的做法,若位子賣完了,就必須依照原價買票。有了前次搭乘Semper(應該是紀念德勒斯登Sempertheater的設計人Semper先生吧!)到萊比錫的經驗,六人房最上舖「高處不生寒」的學費讓自己這次再買票時強烈地指定要睡下舖,而且改搭四人舖。 

2004217日晚上912分,DonauKurier號緩緩駛進Koblenz火車站,開始了這次的體驗之旅,根據上次的經驗,上車沒多久就有一位小姐過來向自己要車票,因為這次到奧地利要過邊境,他也順道要自己的護照,或許是四人舖的比較貴一點吧?!完成上面的手續之後,隨車服務小姐遞給自己一張「兌換卷」,可以憑此卷到餐車享用一杯咖啡或是茶,並且配上一塊垮鬆麵包,可能是為了讓人覺得是超值享受,後面還特別用括號作說明,一份要2.5歐圓!看來,不給他吃一下好像真的說不太過去了。看看手錶,才九點多鐘,睡覺可能早了一點,剛剛上車時,隨車服務小姐有提醒說,隔壁車就是餐車,想起昨晚跟馬丁一起吃「餞行蘋果派」時的談話,當自己說道,九點多躺平睡覺好像有點早,馬丁就建議說,或許可以走到餐車去,點一杯芬達喝喝放鬆一下,不錯的建議!放好東西之後到前面的餐車瞧瞧,此時裡面已經有一些人在用餐,餘光撇見有人在喝啤酒,「好主意!就來杯生啤酒吧!」根據自己的經驗,適量的酒精可以讓自己放輕鬆,有助於入睡。從Koblenz以下到Bingen是萊茵河的精華所在,白天時,矗立在兩岸險峻山頭上的古堡以及河上的河輪構成了令人驚艷不已的美景,到了夜幕低垂時,探照燈所投射出來的古堡以及沿岸人家的點點燈火則是這裡的夜景,靠著吧台,一面欣賞眼前的夜景,一面慢慢酌飲手上的啤酒,真的是相當美的「活動式」裝潢,德國人真懂得享受,現在比較可以明瞭,為什麼之前在這裡會對於廢除餐車引起這麼多的反彈了,雖然自己不一定每次搭火車都會去吃,可是,一次,就這麼一次的感動,自己會為保留餐車投下贊成的一票。 

CNL餐車一景

附贈的咖啡以及垮鬆麵包

酒喝完了,時間也不早了,該上床睡覺了,回到自己的臥舖躺平,不知道是否是酒精已經開始發作的關係,在隨身聽耳機所傳來的蘿拉瓊斯的歌聲當中,不知道第幾首是第幾首,眼皮漸漸變得沉重。理論這次得到了驗證,在下舖,搖晃的感覺感覺比較不是那麼明顯的。大約清晨五點左右,應該是通過邊界後不久,手機變成「漫遊」模式時,奧地利合作的公司的問候簡訊吵醒了自己;嘿嘿!早餐!對啦!離Linz還有一個半小時,起來喝杯咖啡讓自己甦醒一下,走到餐車,找了張桌子坐下,這時火車剛剛經過薩爾茲堡,對不起!岔開一下,昨天跟老媽通電話,電話當中,老媽還跟自己說,他知道這個城市,還跟我哼唱「真善美」的電影主題曲,真善美之於薩爾茲堡,就像是學生王子捧紅了海德堡,大眾媒體無遠拂界的影響力再次讓人感到印象深刻,全世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彼此都因此被聯繫起來,說得可怕一點,甚至代表每個人成長過程當中回憶的一部份,關於這一點,記得剛到德國時,有一次在電視上看到南德以及瑞士有人在唱「優雷伊」時,猛然想起很熟悉的一首老歌-山頂的黑狗兄。在火車餐車吃早餐,這是頭一遭,終於看到久違的咖啡以及垮鬆麵包,這個名字取得還真好,一口咬下去,又鬆又垮的。咖啡不錯,用的是Jakobs咖啡豆,倒在用印有DB字樣的杯子。細細品嚐咖啡,窗外是奧地利的鄉間景色,路邊還有殘雪,顯然這邊是比特里爾冷,看著泛著魚肚白的天空,想起有一次聽網路的廣播,有位聽眾Call in到電台,提到包莒光號從台北到台東一路開Party的想法,或許在活動已盡尾聲的時候,精疲力竭的大家可以各自端杯咖啡欣賞來自太平洋照亮台灣的第一道陽光,那種為一天揭開序幕的磅礡氣勢絕對是比這個更令人感到興奮的。 

2004218日清晨646分,列車準時抵達Linz,準備探訪這次「多瑙河溯源之旅」的第一站。

 


23.02.2004 v. Arno